中研网首页中研财经行业资讯 数据中心市场分析企业商圈资料下载企业培训管理咨询营销策划
更多
细分市场研究可行性研究商业计划书专项市场调研兼并重组研究IPO上市咨询产业园区规划十三五规划投资银行业务政府产业战略

深化电力体制改革 让电价随行就市

更多

2016年3月16日 | 中国能源研究网  http://energy.chinairn.com |打印】【关闭

  矿价大跌,电费高企,让普遍陷入困境的矿业行业雪上加霜。如何解贫脱困,如何破解难题?业界的代表、委员有话要说。

  众所周知,矿业行业是高耗能行业,用电量比较大。最典型的是煤炭行业。自己挖出的煤,转手卖给电厂转化成电后,附加值一下子升了几倍。煤炭“黄金十年”时电力行业一直喊着“煤电联动”,现在声音在哪里?说好的“煤电联动”呢?有代表就说,高企的电费现在已成为煤矿企业亏损的主要原因之一。在当前国家号召煤炭、钢铁行业去产能的背景下,亟需电力体制改革的同步推进和电力行业的有力支持。

  那么问题来了,电力改革怎么改?许多代表不约而同地重提“煤电一体化”的老话题。“煤电一体化”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煤炭行业普遍困难时就呼声很高,国家相关部门也曾明确表示支持。然而,在当前大力调整优化能源结构、控制火电规模的语境下,煤炭企业回过头再重走“煤电一体化”的路子显然行不通。所以,现在对包括煤炭行业的所有矿业行业来说,深化电力体制改革、让电价随行就市才是最现实最有可能享受到的实惠。

  令人欣喜的是,高企的电价有望在今年有所松动。全国人大代表、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在前不久召开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会议部署能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时讲了七大任务,其中一项就是加快推进电改落地。推进电力市场化改革,降低电力价格。充分调动各地积极性,加快建立电力市场,实现直接交易,放开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严格管控电网企业输配电价,充分释放降电价、促发展等改革红利。

  税费在减免,企业办社会在剥离,电价若再给力,矿业行业或许会迎来一片春色。

  矿企脱困少不了电力改革这个“腿”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为矿业经济发展提供支持和保障的电力行业,现在却因高企不降的电价正在成为“众矢之的”。

  电费、税费、办社会被喻为国有企业尤其是国有老矿山企业的“三座大山”。尤其是在当前矿业普遍陷入困境、煤价“断崖式”下跌的严峻形势下,高昂坚挺的电价饱受诟病,已成为制约矿业脱贫解困、转型升级的一大阻力。

  煤炭钢铁双双“落难”

  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国内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的情况下,首当其冲受到冲击的当属矿业。而矿业中又以煤炭、钢铁两大行业为甚。

  据有关数据显示,在2015年,我国煤炭行业95%以上的企业出现亏损,钢铁行业也几乎是全军覆没。也正缘于此,国家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率先在去产能、去库存方面拿这两大行业“开刀”。

  作为我国煤炭大省的山西,其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我国煤炭行业的神经。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卜昌森认为,过去十年是煤炭的黄金发展期,行业发展不够理智,重规模、轻质量,大批资金进入煤炭行业,后果则是严重的供过于求。据统计,2015年山西煤炭行业库存达5067万吨,比年初增长44.6%,是2011年底的4倍。全省煤炭企业全年亏损94.25亿元,同比增亏减利108.29亿元。

  相比山西而言,处在祖国边陲的黑龙江就更是难上加难了。特殊的地理位置、不便的交通条件,再加上矿井的老化、资源的枯竭、井下地质条件的复杂,龙煤集团这个曾让东北三省煤炭行业望其项背的“龙头老大”,现在已是负债累累、举步维艰,确保在职职工工资按时足额发放已成为龙煤集团乃至整个黑龙江省的头等大事。

  而钢铁行业日子也好不到那里去。河北这个钢铁大省同样深受“钢铁”之累。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省长张庆伟列举出一组数字也令人不安:2015年,河北钢铁行业的利润总额299.7亿元,下降46.9%,钢铁行业的投资下降5.7%。即使如此,依然有不少钢铁企业死撑着。

  与河北唇齿相依的辽宁,现在却可以用“难兄难弟”来形容。辽宁的鞍山、本溪、阜新、抚顺,这些经济发展过度依赖煤炭、钢铁的城市,现在也正经历着严重的考验。本溪市的民营铁矿石企业已有95%关门歇业,最大的钢铁企业本钢集团也陷入困境。

  俗话说:经济发展,电力先行。可以说,以煤炭、钢铁为代表的矿业之所以陷入困境,既与国际、国内宏观经济形势下行、增速放缓有关,也与企业承受过多的税费负担有莫大关系,还与居高不下的生产成本有直接牵连。而矿企生产成本中,电费无疑占了大头。所以,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来自矿业界的代表、委员对推进电力体制改革、实现煤电联动、降低电价的呼声愈来愈高。

  高企电费难以背负

  众所周知,矿业是高耗能行业,用电量比较大。据测算,矿山开采企业每年的电费支出占生产总成本的20%以上,矿业冶炼企业占比更高,一般达到60%以上。

  “2015年,我们的锌厂仅电费就达14亿元,已成为巨大的经济负担。”全国人大代表、辽宁葫芦岛宏跃集团董事长于洪诉苦说。

  而钢铁行业也因高昂的电费,导致生产成本居高不下。“电费是硬性支出,要生产必须电力先行,工人工资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拖欠,而对高价的电费哪家企业都不敢拖欠。”一位钢铁企业的负责人说。

  较之钢铁,煤炭行业则最“冤”:自己辛辛苦苦挖出的煤,转手卖给电厂转化成电后,附加值一下子升了几倍,而却与煤炭企业没有半毛钱关系。前些年,许多煤炭企业曾尝试发展坑口电厂,但因难上网也无果而终,即便有几个成功的,也大都是与电厂联姻建设。

  “这就好像煤矿企业辛辛苦苦养了一头肥猪,因自己不能私自宰杀,就被迫卖给了屠宰场。屠宰场杀后找有关部门盖个章就可再高价出售给煤矿。”煤炭业内人士的妥帖幽默比喻,形象地道出了煤炭行业面临的尴尬事实。

  而让煤炭行业感到最不公平和不可思议的,还是所谓的“煤电联动”机制。在过去的煤炭“黄金十年”期,煤炭价格接连飙升、屡创新高,国家相关部门及火电企业就以“煤电联动”为由,要求煤矿以低于市场价来优先保证电煤供应。同时,还连续几次调高了电价。现在煤炭市场低迷,煤价一路走低,已是过去的三分之一左右了,而电价却几乎没有下调,依然维持在过去较高水平,说好的“煤电联动”成了“联”而不“动”。

  “高企的电费现在已成为煤矿企业亏损的主要原因之一。”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神火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崇说,“即便是煤炭行业的领头羊,在2015年实现盈利的神华集团,如果没有坑口电厂,再把铁路、港口实现的利润剔除掉,仅依靠其煤炭板块,估计也不会有多大利润可言。”

  毫无疑问,不论是当前煤炭、钢铁行业的以去产能、去库存为主要内容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攻坚战,还是这两大行业的转型升级、脱贫解困、持续发展,都离不开电力体制改革的同步推进和电力行业的有力支持。

  电力改革势在必行

  这些年来,对深化电力体制改革、降低电费的呼声不绝于耳。

  事实上,在去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科所原所长贾康表示,能源革命得到了国家高度重视,党和国家领导人都有明确的指导意见。目前,我国最基础的能源转化方式是从煤炭到电力,煤炭的价格形成机制已充分市场化,而电力的价格形成机制尚不完善,价格传导机制不顺畅。能源革命就需要改革价格形成机制,需要能源价、税、财联动改革来实现能源改革目的。

  而在今年的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指出今年要为企业减负降费后,更引起了代表、委员们的共鸣。

  据有关部门统计,发达国家的电费都比较低廉,以美国为例,每度电合人民币才不到2毛钱,而我国的电费却每度要6毛多。

  “现在每度电的成本只有1毛多,而工业用电高达6毛多,这对工业企业尤其是耗电量比较大的矿业来说,明显不合时宜,也不符合减税降费要求,更不利于其转型升级。”于洪表示。

  实际上,目前中国的电费价格却并不尽相同,中东部地区的电费价格远远高于西部地区。河南有一家氧化铝生产企业,因当地的电费比较贵,就舍近求远,不远万里地把氧化铝运到新疆的一个自备电厂去进行电解,即便把运费统计在内,最后算下来还是运到新疆比较划算。

  从西部与中东部、电网与自备电厂的电价的巨大差值中,我们不难看出,现在中东部地区高昂的电价已经成为制约矿业持续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电费居高不下,煤炭行业困难重重的严峻形势下,许多代表不约而同地提起“煤电一体化”的老话题来。

  事实上,作为煤炭转型发展的最直接最便捷的一项举措,“煤电一体化”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煤炭行业普遍困难时就呼声很高,国家相关部门也曾明确表示支持。然而在现实操作中,煤炭企业办坑口电厂、走煤电一体化之路却并不平坦,最大的障碍就是发出的电除自用外,多余的很难上网。而电力企业却利用电力改革不彻底、厂网分家不分心的优势,热火朝天地建起了煤矿来,走出来一条令煤炭行业可望不可及的“电煤一体化”路子来。这无疑又进一步挤压了煤炭行业建设坑口电厂、发展“煤电一体化”的空间。

  “在煤炭产业转型发展过程中,煤电一体化问题也愈发凸显。山西的发电装机容量仅排全国第八位,这与山西产煤大省的身份不够匹配。去产能要结合区域优势,否则可能造成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全国人大代表、太原市市长耿彦波认为,应该加快电力体制改革,加大煤电一体化的建设步伐。

  而作为煤炭企业的掌门人,来自河南的李崇对煤电一体化有着更深刻的认识。他认为,煤炭去产能要从提高需求侧标准倒逼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对企业自备发电厂实施统一政策。

  然而,在当前大力调整优化能源结构、控制火电规模的语境下,煤炭企业回过头再重走“煤电一体化”的路子显然行不通。所以,现在对包括煤炭行业的所有矿业来说,深化电力体制改革、让电价随行就市才是最现实最有可能享受到的实惠。

  可喜的是,高企的电价在众望所归中将在今年有所松动。全国人大代表、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在《国家能源局2016年体制改革工作要点》中表示,能源发展方式要从粗放式发展向提质增效转变,能源工作方式要从审批项目为主向推进改革和技术创新转变,并明确了2016年七个方面的重点,其中就有加快推进电改落地这一项。

  “推进电力市场化改革,降低电力价格。”努尔˙白克力指出,充分调动各地积极性,加快建立电力市场,实现直接交易、放开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严格管控电网企业输配电价,充分释放降电价、促发展等改革红利。同时,提高能源系统整体运行效率。要把提高能源系统效率,作为新常态下能源发展提质增效的一项重要工作。优化高耗能产业和能源开发布局,降低对远距离能源输送的依赖。推动能源协调发展和互补利用,提高能源系统的智能化水平和运行效率。

  税费在减免,企业办社会也在逐渐剥离之中。也许,在不久的将来,电价也会应声而降,不再成为让矿业头疼的话题。

最新资讯
2016-2020年中国铅白行业竞争格局及投资发
2016-2020年中国铅白行业竞争格局及投资发...[详细]
2016-2021年中国高纯钛行业运营格局分析及
2016-2021年中国高纯钛行业运营格局分析及...[详细]
2016-2020年中国智慧环保行业“十三五”市
2016-2020年中国智慧环保行业“十三五”市...[详细]
2016-2020年中国臭氧发生器行业市场竞争趋
2016-2020年中国臭氧发生器行业市场竞争趋...[详细]
2016-2020年中国铁氧体永磁行业市场竞争趋
2016-2020年中国铁氧体永磁行业市场竞争趋...[详细]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组织机构
·发展历程
购买帮助
·征订方法
·付款帐号
·常见问题
中研普华
大品牌 买放心7天×24小时
400-086-5388
客户服务
·尊贵客户
·服务承诺
·产品配送
公司实力
·实力鉴证
·媒体报道
·招股书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