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研网首页中研财经行业资讯 数据中心市场分析企业商圈资料下载企业培训管理咨询营销策划
更多
细分市场研究可行性研究商业计划书专项市场调研兼并重组研究IPO上市咨询产业园区规划十三五规划投资银行业务政府产业战略

如何推进光伏扶贫的市场化发展?

更多

2016年3月10日 | 华夏能源网  http://energy.chinairn.com |打印】【关闭

  根据相关规划,“十三五”时期,中国光伏扶贫工程总规模15GW。每年建设规模约3GW,占全国年新增光伏发电装机的20%,站全国光伏电池产量的10%。其中,分布式扶贫规模达到5GW;地面扶贫项目总规模预计有10GW左右。

  光伏扶贫本意在于帮助贫困人口脱贫,增加农民收入,但在实施初期,确实遇到了不少问题——用地问题的解决便是其一。

  早在2013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中,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讲话中就提出:18亿亩的耕地红线仍然必须坚守;近几年也是多次提出一定要守住18亿亩的红线。

  实际上,目前在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如何解决人口多与耕地少、城市建设用地与坚守18亿亩耕地红线之间的矛盾成了一个极为棘手与十分迫切的问题。

  在全国范围内,此次强征并非光伏行业的个例,但令华夏能源网小编奇怪的是,安徽阜南县是被列入首批光伏扶贫试点里的,从中央到地方对于光伏扶贫都是有补贴政策的。

  地方政府为何要强行购地?光伏扶贫到底该怎么做?想推进光伏扶贫的市场化发展,又应该从哪些方向入手?

  1、狸猫换太子:耕地变林地,为何强行开征?

  说回视频,1分57秒的视频,将矛盾与扭曲展现的淋漓尽致:为了让观看视频的人更加容易理解画面内容,拍摄者在视频的下方添加了字幕:安徽阜南县王化镇政府强购农民耕地建设光伏项目……画面中,在跪地哭号“不能没有土地!”的农民对面,对峙着数十身着制服的政府工作人员。

  记者了解到,村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政府将耕地变为林地,补偿款每亩38200元,然后将此地卖给光伏企业;或以每亩700元低廉的价格,租用土地,以租代征。

  涉事企业尔后回应称,事件的双方的确是王化镇当地农民和镇政府工作人员。事件所涉及到的地块其实还没到企业手中,企业跟当地政府签署的协议中,没有具体指定项目坐标,并称“当地百姓很平静。”

  2月19日阜南县政府官方微信:阜南发布推送一篇题为《王化镇一网民编造虚假信息扰乱公共秩序——阜南县人民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相关情况》的文章,给予整个事件定性。

  阜南发布认定视频的拍摄及传播者张某某“在互联网上编造并散布谣言,混淆了视听,扰乱了公共秩序,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以行政拘留张某某3日为处罚,结束了此次冲突。

  通篇对于涉事土地的性质,只字未提!

  自2014年10月光伏扶贫推出后,光伏扶贫、农村光伏屡被提及,一度成为热词,大家都认为这或将撬开农村光伏市场。

  从事大型光伏地面电站、渔光互补、农光互补、林光互补等光伏项目,免不了涉及到征地、土地租赁等事项,土地是建设光伏的必要条件,但根据国家相关政策,荒山荒坡等未利用地是建设光伏电站的理想场所,不过很多公司急于求成,碰触到法律的红线。

  截至记者发稿,涉事企业及政府仍未给出涉事地块的性质。

  2、光伏扶贫:如何让“好事情”健康落地?

  光伏扶贫既是扶贫工作的新途径,也是扩大光伏市场的新领域。国家能源局、国务院扶贫办2014年10月11日发布的《光伏扶贫工程工作方案》指出,利用6年时间,到2020年,开展光伏发电产业扶贫工程。

  “光伏扶贫更是一种精准扶贫的方式。”国务院扶贫办副主任欧清平指出,利用光伏发电来帮助贫困人口脱贫是非常有效的途径之一。华夏能源网记者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他们均表示,光伏扶贫是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既有利于贫困人口增收,又能扩大光伏市场,是个很好的思路。

  据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高级工程师高祥根介绍,目前农光项目在实施中主要存在如下问题:一是轻农重光、无农唯光等农与光不匹配;二是政策理解、执行上的差异和可变性;三是农与光组合不合理。

  亚洲开发银行的能源顾问沈一扬在接受华夏能源网记者采访时则表示商业模式的完善是关键:“我觉得推动光伏农业健康发展无外乎两点,第一是采用什么样的商业模式,商业模式好,光伏企业和老百姓合作后,老百姓接受你的商业模式并能挣到钱,就很不错;第二是可持续性,分为两点,一是用途,二是地区规划,从这两点可以判断商业模式的可持续性。”

  也有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未来光伏扶贫,设计更多的是分布式电站,未来可能整村都是屋顶光伏,但是电网是否能够接纳,能否出资对农网进行改造,补贴能否到位,这些都是绕不开的难题。”

  “还有一个大问题是地方政府和国家的补贴能否到位,发电收益能否及时发放到贫困户手中,如果拖欠,那就丧失了扶贫的意义,也直接影响了参与光伏扶贫项目企业的积极性。”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政策研究部主管彭澎在接受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时曾说。

  沈一扬向华夏能源网记者分析,很多农村的项目目前最担心的就是一个资金的问题,包括从农村的很多小额贷款的话,利率太高,有的达到15%,农民承受不起。包括这些代表的主体,很多个人风险太大,合作社机制现在还有待创新,所以将来有很多的问题,但是总的趋势是未来所有的这些都将逐渐向好的方向发展。

  光伏是一个非常好的素材,在很多边远的无电地区,通过分布式能源微电网,把光伏跟光水相结合、光伏跟牧业相结合,有很多方式让农民有更好的收益。但目前有些光伏农业项目虽以农业为出发点,但由于农业盈利性差,最终做成了单一的光伏电站,这样的农光项目可持续性差,最终可能倾向于变相征地。

  聚焦到土地问题,农光互补项目大多为建设在国家规定的基本农田的红线内,属于不可改变土地使用性质的基本农田。按照国家现行政策,任何人、部门和地方政府都无权擅自改变土地利用性质。

最新资讯
2016-2020年中国太阳集热器行业市场前瞻与
2016-2020年中国太阳集热器行业市场前瞻与...[详细]
2016-2020年中国瓦斯发电行业市场前瞻与未
2016-2020年中国瓦斯发电行业市场前瞻与未...[详细]
2016-2020年中国静音电站行业市场前瞻与未
2016-2020年中国静音电站行业市场前瞻与未...[详细]
2016-2020年中国煤焦行业发展趋势及投资战
2016-2020年中国煤焦行业发展趋势及投资战...[详细]
2016-2020年中国木炭行业发展趋势及投资战
2016-2020年中国木炭行业发展趋势及投资战...[详细]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组织机构
·发展历程
购买帮助
·征订方法
·付款帐号
·常见问题
中研普华
大品牌 买放心7天×24小时
400-086-5388
客户服务
·尊贵客户
·服务承诺
·产品配送
公司实力
·实力鉴证
·媒体报道
·招股书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