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研网首页中研财经行业资讯 数据中心市场分析企业商圈资料下载企业培训管理咨询营销策划
更多
细分市场研究可行性研究商业计划书专项市场调研兼并重组研究IPO上市咨询产业园区规划十三五规划投资银行业务政府产业战略

煤电铝一体化项目或影响山西煤炭业?

更多

2016年3月9日 | 中国能源研究网  http://energy.chinairn.com |打印】【关闭

  “煤矿还在开采,但煤库却是满的。”西山煤电官地煤矿的矿工焦阳(化名)说。山西的煤炭产量终于在2015年终结了连续增长。此前5年,山西煤炭年产量从7.41亿吨跨越到9.77亿吨,增幅31.84%。

  尽管山西省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规上煤炭企业产量同比增长0.6%,“但2015年山西省全社会原煤产量却同比减少139万吨,下降0.14%。”煤炭研究网总经理马俊华告诉记者。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6年新年伊始调研山西,最高层向山西省传达了化解煤炭过剩产能的明确信号。山西已全部淘汰年产30万吨以下的矿井,现在的摸底对象,是资源接近枯竭的矿井和90万吨以下机械化水平不高的矿井。

  2015年,全国规模以上企业原煤产量36.9亿吨。分省份来看,原煤产量排在前五名的为山西省、内蒙古区、陕西省、贵州省及山东省,合计占全国原煤产量超七成。其中2015年山西累计生产原煤近10亿吨,占全国1/4。

  2月5日,国务院印发了《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明确指出,从2016年开始,用3年至5年的时间,再退出产能5亿吨左右、减量重组5亿吨左右,较大幅度压缩煤炭产能,适度减少煤矿数量。

  2015年底,曾有媒体报道同属山西七大煤炭集团的潞安集团和阳煤集团释放了合并的信号,但山西省国资委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此体量的合并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

  少为人知的是,山西省属企业山西交开投集团所属的三座露天煤矿,正向山西焦煤集团移交。2009年开始的那场轰轰烈烈的煤炭资源整合并非一劳永逸,更深层的重组在山西煤炭“过冬”之际正在酝酿。

  产能尚未完全释放

  山西焦煤集团总部的一楼大厅里显得空空荡荡,大厅的一部分已经改成了银行营业部。而在几年前,这里曾是一个咖啡馆,几乎天天坐满了来买煤的客户。

  “工人们还在天天下井采煤,但采出来后拉走的煤却少了,煤库里是满的。”焦阳说。拉煤卡车排出几公里长队的景象几乎已在全国产煤区绝迹。即便在2015年的用煤旺季,山西临汾的多家煤矿都只有两三辆运煤车在装煤,而往年运煤车至少需要排上几个、十几个小时甚至是两三天的队。

  在工信部、国家能源局2014年、2015年的淘汰落后和过剩产能指标中,山西煤炭的指标都是0。但山西省已经预见到减产大势,2015年10月13日,省委书记王儒林主持召开煤炭产业调研座谈会,他在会上表示,“当前山西煤炭产业需求不足、产能过剩”。从2016年起5年内,山西将不再新配置煤炭资源。

  在整个煤炭行业供求失衡的背景下,淘汰落后产能和企业并购重组,成为煤炭行业的热门话题,按照国家能源局此前公布的计划,2015年要淘汰煤炭行业落后产能7779万吨、煤矿1254座。生产不减、需求萎缩,造成了山西省煤炭行业2015年超过5000万吨的库存积压。

  经过几轮的煤炭资源整合,山西的矿井数量已从上世纪80年代的上万座缩减到1053座,30万吨以下矿井全部淘汰。

  “上一轮煤炭资源整合后,山西省每年的煤炭产量在10亿吨以内,实际上,还有约4.5亿吨没有释放,这是因为一些整合煤矿还在建设或没有投产。”一位要求匿名的山西省煤炭行业人士说。

  消化过剩产能与陆续投产的整合煤矿形成了矛盾。“当初为了煤炭资源整合,企业投入了巨额资金,很多都是银行贷款,所以硬着头皮也要尽量投产,卖了煤还贷款。”他说。这一说法得到了官方消息的印证,山西省煤炭工业厅副厅长杨茂林在全省煤炭工作会议上称,2015年山西将建成105座重组整合矿井。

  在国务院《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中,过剩产能退出指标被因地制宜分配:晋、蒙、陕、宁等4个地区产能小于60万吨/年,冀、辽、吉、黑、苏、皖、鲁、豫、甘、青、新等11个地区产能小于30万吨/年,其他地区产能小于9万吨/年的煤矿。

  晋、蒙、陕三个主力产区实际早已启动应对方案,2015年5月,“三省两公司”(山西、陕西、内蒙古三省区及神华、中煤集团)协作机制建立,此机制目标在于“控制煤炭供应总量,改善供求关系,遏制价格下行势头”。

  2月3日,山西省召开全省煤炭工作会议,会议提出通过依法淘汰关闭一批、行业重组整合一批、减量置换退出一批、依规核减一批、搁置延缓一批减压过剩产能。

  煤电一体就地消化

  除了淘汰落后产能,2015年12月4日,山西省委全会通过的“十三五”规划建议,给出了化解煤炭过剩产能的路径,即“着力推进煤转电、煤转化产业发展,提高煤炭就地转化率”。

  “2015年,山西七大煤炭集团的原煤产量有增有减,比如同煤集团、晋煤集团产量增长明显,其他各大集团产量则有的持平有的下降”,煤炭研究网总经理马俊华告诉记者。

  数据显示,同煤集团2015年煤炭产量1.8亿吨,同比增长近1000万吨。“同煤集团的电力板块形成了较大的煤炭需求,晋煤集团的煤化工板块也使得该集团的化工煤销量增加”,马俊华说。

  2014年11月,刚刚上任两个月的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花了8天时间,到11个产煤县调研,他在调研中提出,“煤转电是实现热转化效率最高的途径”。

  地处晋北煤电基地的河曲县,2015年就有3座煤矿和3座电厂实现了联营互保、一体化发展,低热值煤从矿里采出来,“一铁锹”便运进了电厂。

  2015年10月,山西省经信委牵头制定《推进煤电一体化深度融合实施方案》,依照方案,到2017年,全省现役调主力发电企业将全部实现煤电一体化或长协合同运营全覆盖。

  方案还要求,除城市热电联产、电网安全需要建设的电源项目外,新建燃煤发电项目,原则上应按照坑口煤电一体化要求进行规划,积极推进煤矿、洗煤厂、电厂为同一投资主体的煤电一体化项目。

  “发展煤电一体化无外乎两个出路,电力外送和省内自用,现在省外电力市场需求比较低迷,山西的煤炭企业正在发力挖掘省内的电力需求,比如同煤集团重组漳泽电力,晋能集团和国家电网合作等。”马俊华说。

  “但山西省的电力也已严重过剩”,上述山西省煤炭业人士说,受宏观经济减速影响,“2015年山西省用电量和发电量都出现了负增长”。

  这意味着,山西省必须建设新的电力外送通道,以及开拓新的电力消化能力。“如果我们能够按国家政策‘置换产能’,使我们省电解铝生产达到600万吨,一年可消纳电量900亿千瓦时,相当于2014年我们省工业用电量的50%,也将推动5000万吨原煤实现就地转化。”王儒林在2015年7月举行的山西省科技创新推进大会上说。

  支撑这个电力消化能力的是吕梁、孝义等地的煤电铝一体化项目。电解铝同样位列产能严重过剩行业之列,但在山西却被寄望拯救煤、铝两个濒危行业。“电解铝是用电大户,但在现在的下行趋势下,煤电铝一体化对电力、煤炭行业的带动效果恐怕不会太明显。”马俊华说。

  组建亿吨级煤炭集团

  煤电铝一体化项目或将带来山西煤炭行业格局重构的蝴蝶效应。

  2015年12月,山西焦煤集团公司召开吕梁市交口“煤-电-铝”循环经济工业园区重组整合煤矿项目评审会。这个工业园区规划了产能巨大的煤矿、铝矿、电厂、氧化铝、电解铝项目。其中,分属山西焦煤汾西公司、山西焦煤投资公司,以及一家民营煤企的5座煤矿,将被整合为一座年产1000万吨的露天煤矿。

  在此之前,山西焦煤集团与山西能源交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山西能交投)高层已多次磋商,商讨将山西能交投所属的罗疃煤业、晟凯煤业、鑫建煤业三座露天煤矿无偿划转给山西焦煤集团。而晟凯煤业和鑫建煤业正位于交口工业园区中。

  工商资料显示,上述三座煤矿的控股股东目前仍为山西能源产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山西能产集团),后者是山西能交投的全资子公司。这三座煤矿都是在上一轮煤炭资源整合中,被山西能产集团接管,于2012年重新设立,仅仅3年之后便将再次易主。

  对于移交的原因,山西能产集团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煤炭并非我们的主业,我们的主业是新能源”。

  尽管山西能交投也是山西省国资委直属国企,但在上一轮煤炭资源整合中,七大煤炭集团才是整合兼并的主体。兼并重组后每一集团新增加的矿井多达几十处,最多的160多处。而山西能交投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山西能交投本身就是一个重组整合的集团,各子公司从事的行业各不相同,发展背景也各有特点”。

  2015年12月23日,山西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卜昌森在《山西日报》撰文,提出对全省煤炭资源再整合,对省属煤炭企业再重组,组建更具有市场话语权的山西动力煤、无烟煤、焦煤大集团。

  这个思路最早出自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的调研,他在11个产煤大县的调研中提出,在已有煤炭大集团整合重组基础上,研究探索分基地、分煤种组建世界一流、国内引领的特大型煤炭集团公司。

  此后,这个思路又在2015年3月的山西省煤炭工作会议上,被山西省煤炭工业厅副厅长杨茂林继续阐释为,在晋北动力煤基地,重点培育同煤集团和中煤平朔两个亿吨级煤炭集团;在晋中炼焦煤基地,重点培育焦煤集团亿吨级煤炭企业;在晋东无烟煤基地,重点培育阳煤集团、潞安集团和晋煤集团等大型煤炭集团。

  2015年前10个月,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实现利润同比下降62%,国有煤炭企业整体由去年盈利300亿元转为亏损223亿元。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公开表示,煤炭企业要向整合兼并重组方向调整;鼓励大型煤炭企业对中小型煤炭企业进行兼并重组。

  国务院《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也提出,鼓励大型煤炭企业兼并重组中小型企业,培育一批大型煤炭企业集团,进一步提高安全、环保、能耗、工艺等办矿标准和生产水平。利用3年时间,力争单一煤炭企业生产规模全部达到300万吨/年以上。

  在2月3日的山西省煤炭工作会议上,山西省煤炭厅厅长向二牛指出,要积极支持同煤、晋能集团采取多种方式战略性重组,构建现代化大型煤炭企业,为全省进一步提高产业集中度积累经验,探索路子。

  2015年11月14日,阳煤集团董事长翟红拜会潞安集团董事长李晋平,翟红在这次拜访中提出,“阳煤与潞安的煤种是一样的,双方发展的产业、生产的产品及销售市场定位相差不多”,并提出深化与潞安集团的合作。

  在媒体报道中,两人的会面被解读为山西两大煤企露出合并迹象,引起煤炭行业高度关注。“事实上,这次会面可能只是为了深化合作,直接原因可能是翟红刚刚从潞安集团总经理调任阳煤集团董事长,此外,如此体量的合并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山西省国资委一名工作人员说。

最新资讯
2016-2020年中国循环回用水设备行业发展研
2016-2020年中国循环回用水设备行业发展研...[详细]
2016-2020年中国污水处理设备市场深度调查
2016-2020年中国污水处理设备市场深度调查...[详细]
2016-2021年中国镁硅铁合金行业供需趋势及
2016-2021年中国镁硅铁合金行业供需趋势及...[详细]
2016-2021年中国铝铜中间合金行业供需趋势
2016-2021年中国铝铜中间合金行业供需趋势...[详细]
2016-2020年中国镁硅铁合金行业竞争分析及
2016-2020年中国镁硅铁合金行业竞争分析及...[详细]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组织机构
·发展历程
购买帮助
·征订方法
·付款帐号
·常见问题
中研普华
大品牌 买放心7天×24小时
400-086-5388
客户服务
·尊贵客户
·服务承诺
·产品配送
公司实力
·实力鉴证
·媒体报道
·招股书引用